內蒙古新華發行集團發展歷程

2018-12-16 10:31 來源: 本站 訪問量: 2,246 字號:

一、內蒙古新華書店的創建

內蒙古新華發行集團(以下簡稱集團)的前身內蒙古新華書店,1947年9月1日,創建于當時的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政府所在地王爺廟(后改為烏蘭浩特市),當時稱為內蒙書店,是內蒙自治報社的下屬機構。資金設備由報社投入,發行業務屬東北書店西滿分店管理。翌年7月,改稱為東北書店內蒙分店,發行業務歸東北書店總店直接領導。后又稱為東北新華書店內蒙古分店、新華書店內蒙古東部分店。

當時,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解放戰爭節節勝利,東北地區已建立了人民政權,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政府是黨領導下建立的全國第一個省級建制的少數民族區域自治政府,內蒙書店是在解放戰爭勝利的凱歌聲中誕生的。

今內蒙古自治區的西部,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后一段時間內屬原綏遠省。1948年11月,中國共產黨黨在綏遠地區的豐鎮建立了綏蒙新華書店。1949年9月平津戰役后,綏遠省獲得和平解放,之后綏蒙新華書店進入綏遠省省會歸綏(今呼和浩特),改名新華書店歸綏分店,此后又改名為新華書店綏遠省分店、新華書店蒙綏分店,由新華書店華北總分店領導。

眾所周知,此前人民解放軍已經有隨軍書店。東北、華北解放區內蒙古、綏遠境內也活躍著受黨領導的小型書店,如“大眾書店”“前進書店”“東北書店”等,雖然這些書店名稱不一、規模不等、隸屬關系也不同,但他們都在用革命的思想和新文化宣傳人民、教育人民,構建著黨的宣傳文化陣地。1954年撤銷綏遠省建制,并入內蒙古自治區。至此,東部區的內蒙古東部分店與西部區的蒙綏分店合并為內蒙古新華書店,隸屬關系由新華書店總店管理改為由地方政府管理。合并時內蒙古新華書店系統共有發行網點46處。

這就是內蒙古新華書店的變遷軌跡。也是集團前身的由來。

二、建店之后

建店初期,新華書店的工作人員主要來自解放軍部隊以及河北、山西和東北老解放區的黨政機關。這些同志有的打過仗,有的參加過減租反霸、土地改革等革命工作。他們忠于黨的事業、吃苦耐勞、有組織領導能力。籌建書店雖然是一項新的工作,但他們用一往無前的革命精神,白手起家,從一點一滴做起,給書店立起了雛形。同時,之前從北京和東北、華北各城市派到內蒙古和綏遠地區的一批青年學生也成為書店的骨干力量,他們不怕地域偏僻、條件艱苦,頑強地扎下根來,成為新華書店的首批拓荒者。他們憑著堅強的意志在塞外茫茫的草原上,在地廣人稀的窮鄉僻壤宣傳黨的政策、傳播文化知識,把青春年華無私地獻給了邊疆的圖書發行事業。

選擇書店店址、尋找書籍來源、籌措開辦資金等都是當年這些同志們未曾經歷過的事情,他們在塞外草原建立書店,人地生疏,有時語言還不通,每到一地都要遇到想象不到的困難和麻煩,要用革命者的毅力戰勝疲勞、寒冷饑餓和疾病。時值新政權確立伊始,敵特土匪的殘余尚未鏟除干凈,到新區開辟書店工作的同志有的還需攜帶武器。

在書源上,幸好有上級新華書店的全力支持,一些馬列著作、毛澤東著作和進步書籍如《國家與革命》《共產黨宣言》《左派幼稚病》《論聯合政府》《中國革命和中國共產黨》《新民主主義論》《實踐論》《矛盾論》《呂梁英雄傳》《小二黑結婚》等都能進得到。雖然這些書籍的用紙和印刷質量都很差,但都受到廣大讀者的歡迎和喜愛。當時的書店一般也經營文具、紙張。許多旗縣書店店面狹小,無辦公室、宿舍可言,白天營業賣書,晚間搭鋪住宿。

當時的書籍雖然以商品形式銷售,但遇上貧苦農牧民拿不出錢時還會以物易書。且流通的貨幣也不統一,進書時兌換貨幣要頗費一番周折。圖書進貨大都需要派人到東北、華北老解放區,有時還要攜帶解放區通用的糧票。交通不便,圖書運輸也極為困難,要用去很大的工作量。

1950年,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毛澤東主席、朱德總司令畫像開始發行,內蒙古各族人民踴躍購買。1951年 10月《毛澤東選集》第一卷在內蒙古地區隆重發行。1952年10月蒙古文版毛澤東著作單行本在內蒙古地區發行。這些重點圖書的發行都得到當時內蒙古東部分店和蒙綏分店的高度重視。配合建國初期國家的政治、軍事、文化重點工作任務如土地改革、鎮反肅反、抗美援朝、三反五反、新婚姻法推行和掃除文盲等發行了大量相關圖書。        

1951年7月之前,新華書店總店頒布的“新華書店進發貨試行條例”尚未出臺,各店進(退)貨、調撥大都無一定章法,“條例”下達后,自治區東西兩個分店的進貨程序才趨于正規。因地處民族地區,當時內蒙古東西兩個分店都十分重視蒙古文圖書和中小學課本的發行。如1949年綏東蒙旗辦事處在集寧組建的內蒙書店就以發行蒙古文圖書為主。

資料記載:自治區東、西兩個分店合并前的1947~1953年共發行各類圖書3017.9萬冊,522.7萬元。

三、改革開放前的內蒙古新華書店

至改革開放前,內蒙古新華書店作為省級管理店統管盟(地)市級,旗、縣(含縣級市,下同)級新華書店的財務、業務。20世紀50年代中期,旗縣級新華書店已經得到普及,即已達到一地一店,各店擁有獨立的業務、財務機構(或人員),獨立面對工商稅務,門市部絕大部分都位于當地的中心位置。

在此期間,由盟市店管理旗縣店,到取消又恢復有一個反復過程;1958年,又有盟市旗縣店人、財、物一律下交地方管理的變更,這種體制上的變更給圖書發行事業造成了較大的損失。1963年,盟市旗縣店財權、業務權收歸新華書店系統管理、人權歸地方管理。這次變更重新恢復了新華書店業務、財務的三級管理體制。

在自治區店掌控財權期間,根據全區書店的財力,分輕重緩急,對基層網點建設給予投入,1956~1957年集中完成了呼倫貝爾盟、錫林郭勒盟、伊克昭盟14個牧業旗縣的網點建設。1956年作為向內蒙古自治區成立10周年獻禮項目,靠自治區政府出資,在首府呼和浩特中山路建起了當時全國最大的新華書店門市部,成為自治區民族文化的標志性建筑。1969~1979年,自治區東三盟、西三旗劃歸外省10年,因受“文革”影響,上述地區只增加了1處縣級書店網點。

地處少數民族地區,自治區新華書店一直十分注重發行隊伍的建設。兩個分店合并前后,書店對職工的業務培訓每年都被列入工作計劃。以書店系統內自我培訓、專題培訓為主要方式,以書店業務、財務知識、流動供應、門市服務為基本內容。其中還特別重視對蒙古、達斡爾、鄂溫克、鄂倫春等少數民族職工的培訓。1964年,自治區書店創意,經政府批準,開辦圖書發行學校。1964、1965兩年招生近百名,后因“文化大革命”停辦。

1954年自治區店制定了《內蒙古新華書店進發貨工作暫行辦法》其中對本版、再版、外版圖書的訂貨、備貨、報訂時間、主分、調劑、查詢等作了較為詳細的規定。嗣后數年間,文化部就圖書進發貨制度多次頒發規定,自治區各級書店的圖書進發貨工作日趨規范。然而隨著經濟文化的飛速發展,這種建立在以計劃經濟和行政區劃基礎上的,單一的、封閉的模式使風險和壓力都集中在了書店,且圖書流轉環節多、周期長,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書店的服務質量和經濟效益。

民族地區的圖書發行工作一直受到黨和政府的高度重視和親切關懷。1957年文化部通知規定,給包括內蒙古在內的邊疆少數民族地區發貨增加三個折扣,用以支持當地圖書發行業的發展。

但受極“左”思潮和“文化大革命”的干擾,尤其是“文革”開始后,大批文學藝術、科技讀物、哲學、社會科學讀物被誣為“毒草”,不許與讀者見面,有的被就地銷毀。造成自治區新華書店系統各項經營指標嚴重下滑。首府新華書店大樓還一度變成“派性斗爭”的據點。書店自身也出現過20世紀50年代初的 “強迫攤派”,和58年大躍進時的公社書店盲目“上馬”,造成圖書大量滯銷報廢和“高指標打擂比武”等現象。但“文化大革命”前,自治區新華書店在職工整體業務素質、網點建設、對基層調查研究和微觀制度建設方面還是有長足發展的。

四、改革開放后的內蒙古新華書店

1979年春夏之交,1969年7月被劃出的東三盟、西三旗又重新劃歸內蒙古自治區。至今,內蒙古自治區總面積118.3萬平方千米。全區轄9個地級市、3個盟(合計12個地級行政區劃單位),23個市轄區、11個縣級市、17個縣、49個旗、3個自治旗,合計103個縣級行政區劃單位。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后,改革開放的春風自然也給新華書店翻開了新的一頁。1978年5月,被禁錮多年的35種古今中外文學名著恢復發行,海報張貼時,人們就在首府新華書店門外排起了長隊。第二天熙熙攘攘的讀者堵塞了交通。買到書的讀者歡呼雀躍。本來嘛,這是一個盛大的節日啊!這一年,內蒙古新華書店系統結束了30年的經營虧損局面,實現了東、西部兩個分店合并后的盈利。

隨著發行體制、機制改革的不斷深化,集團始終堅持發展是第一要務,銳意進取、攻堅克難,通過體制改革、機制創新、結構調整、轉型升級使整個集團開創了科學發展、與時俱進、增收創效、和諧穩定的嶄新局面。

1998年集團成功完成了公司制改造,成立了內蒙古新華書店集團有限責任公司;2006年,對全區新華書店和外文書店進行戰略性重組,并通過增資擴股,吸收內蒙古愛信達教育印務有限責任公司,共同投資組建了內蒙古新華發行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為企業謀求更大的發展提供了體制基礎。集團成立后,按照市場導向、重構贏利模式為目標,在全國同行業,首次采用以國有劃撥土地使用權作價入股,實現了股份制改造,通過建立現代企業制度,搭建起了集團化經營框架,聘任職業經理人,從行政化向市場化邁出了重要一步;集團推動跨區域連鎖經營,增強了一般圖書銷售,降低了運營風險;完成了原內蒙古新華書店、外文書店業務資源、市場資源的重新整合,為進一步深化改革打下基礎。2013年以來,集團實施“433”發展思路、“421”治理體系和“兩分開、一完善”經營管理模式,推行母子公司體制,構建以國有資產為紐帶的“母子公司,分級管理,授權經營,權責對等”的管理體系,推進機構改革,貫徹落實“12345”工作總布局,探索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成立了4家股份制有限公司,改革成果顯著,獲得了“全國文化體制改革優秀企業”“全國文化體制改革先進企業”“全國文化體制改革工作先進單位”“自治區首批文化產業示范基地”“全國文化企業30強提名”等多項榮譽。

綜合經濟實力顯著增強,主營業務規模穩步增長。全區地方免費教材由集團統一發行,規范了發行市場,實現了免費教材分開結算,大、中專、幼兒園教材取得突破性進展;教輔發行實現了跨越式增長;七進工程”項目新建實體書店180家,對全區傳統新華書店進行了升級改造;政治讀物和館配圖書銷售取得新進展,蒙文圖書和本版圖書發行穩中求進。

產業結構轉型升級。集團通過轉方式、調結構,集團堅持做好主業文章,理性涉足新興產業,圍繞主業同心多元發展。以市場為導向、以提質增效為目標,健全教育服務全產業鏈,成立了大中專事業部和“萬卷書”教育服務有限責任公司,與包頭市婦聯合作成立的第一家新華幼兒園開業。實體書店戰略支撐帶作用明顯增強,多元化經營收入占比達到11%以上,形成了以“圖書+”為特征的多元文化消費業態,建成智慧書城,提升了顧客體驗度和滿意度,新零售發展模式進一步形成。跨行業、跨界發展取得新突破,蒙新及蒙新萊德馬業掛牌成立,經營業務從過去的“四大板塊”轉為“三大板塊”“四大產業”多輪驅動,減少了對傳統發展路徑的依賴,為全面轉型升級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經營管理水平不斷提高。積極探索黨的領導與企業法人治理相結合的管理模式,建立健全各項議事規則和決策程序,實行黨委會議制度、職工代表大會制度,健全工會組織,完善企業民主管理;爭取到了免交企業所得稅和財政免收國有資本收益金的優惠政策,穩步推行成員企業財務報賬制,逐步實行全集團預算管理,升級完善財務、業務ERP管理系統,建立OA教材教輔貨款承付系統,利用資金池管理歸集集團的全部資金,規范財務審批制度;建立內部審計制度,提高了集團風險管理水平;實行編制管理,控制人員過快增長,推行干部人事制度改革,探索干部管理新機制,打破了干部身份界限,以崗位管理取代了身份管理,建立和完善了以崗位管理為基礎的選人用人機制,通過開展多期不同形式的企業培訓,提高了干部職工整體素質。

企業文化建設全面推進。集團樹立了“新華之愛 和以致遠”的企業核心價值觀,確立了“立德 敬業 包容 創新”的企業精神,明確了打造和諧集團、效益集團、平安集團的企業愿景。集團工會組織干部到基層調研宣講,使企業文化深入人心,同時加強自身建設,推進集團各級工會組織成立,利用集團網站平臺深入進行企業文化宣傳,積極開展了全區業務技能大賽、新華文化藝術節系列活動,集團上下呈現出前所未有的新局面。

社會效益顯著提高。集團貫徹國家文化產業“走出去”戰略,在蒙古國烏蘭巴托開辦了塔鴿塔書店,成立了塔鴿塔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發揮了自治區在蒙古國對外文化交流與宣傳的陣地和窗口作用,更好地承擔起對外文化宣傳職責;圓滿完成“草原書屋”工程建設工作,獲得了總署頒發的“農家書屋特殊貢獻獎”和各級政府表彰,取得了良好的社會效益;汶川大地震和青海玉樹地震發生后,企業和個人共計捐款92萬多元,被評為“國家新聞出版總署抗震救災先進集體”。為滿足少數民族群眾日益增長的精神文化需求,集團通過“送書下鄉”和贈書等活動將蒙文圖書送到交通不便的牧區,把“十九大”精神傳播到全區各族干部群眾;集團以實現經濟效益最大化、社會效益最優化為出發點,與內蒙古圖書館合作開展了“彩云服務”項目,與呼和浩特圖書館開展鴻雁圖書悅讀,加強文化惠民服務能力,實現了公共文化事業與文化產業的有機結合,引起了中宣部和社會的極大關注,榮獲了自治區“全民閱讀十件實事”和“全區宣傳思想文化工作創新獎”,“七進工程”項目榮獲“優秀創新案例”。

在新的歷史時期,全體新華人秉承“新華之愛、和以致遠”的企業核心價值觀,倡導“立德,敬業,包容,創新”的企業精神,開拓創新、銳意進取、崇尚合作、踐行開放、恪守信義、戮力同心,共同建設可持續發展的和諧平安效益集團 ,為打造北疆亮麗文化風景線奉獻出自己全部智慧和力量。

我們堅信,內蒙古新華發行集團的未來會更加輝煌燦爛!

重庆快乐10分o9期开什么